李娟 繆琦
  西湖畔的葛嶺路上一片昏暗,如果不註意,很難找到位於“濱湖大道”北山路上的分支。就是這條短短的小路,雲集了杭州多家高端會所。
  如今,無論是紅木門,還是柚木的地板,抑或是意大利純銅吊燈都已經消失在一片黑暗之中,觥籌交錯的場景亦難尋覓。
  葛嶺一帶,古代就是權貴偏愛之地。“卜築西湖,種翠蘿猶傍,軟紅塵里。來往載清吟,為偏愛吾廬,畫船頻系”,700多年前,南宋詞人吳文英在《金盞子·賦秋壑西湖小築》中這般描寫權相賈似道占有葛嶺勝地興建亭台樓閣的情景。
  西湖景區整治關停會所進行時,昨天,《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圍繞湖畔景區探訪發現,往常曲徑通幽處的多家高端會所已然“偃旗息鼓”,大門緊閉不見燈光。當天,杭州西湖風景名勝區管委會(下稱“西湖景區管委會”)宣佈,又有8家高檔經營場所從即日起關停整頓。西湖景區管委會方面告訴本報記者,本周內所有“屬於景區公園、名人故居、文化遺存的高檔經營場所”都要關停調整。
  據本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包括阿裡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等發起創辦的江南會,目前關停的西湖高端會所已經達到24家。
  這並非西湖第一次整頓景區會所,但也不會是“終結篇”。西湖景區管委會一名陳姓的負責宣傳人士透露,關停整頓並非註銷或永久停業,只要“調整到位”就可繼續營業。這裡所說的“調整到位”的核心標準是大眾化。
  有必要“調整業態”
  楊公堤、北山路、南山路是西湖會所的主要聚集地。昨天的晚飯時段,本報記者在這裡看到,往日的會所如同憑空消失般燈火不再。
  “白天還好找一點,晚上如果沒有燈光,確實很難找。”一名在西湖景區內從事餐飲經營的人士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說,杭州的會所分為兩種,一種是高端消費,有價格的門檻,還有一種是只招待“朋友圈”,專做熟客的生意。
  上周開始,西湖景區進入會所密集整治期,浙江省委常委會召開專題會議,責成杭州市委市政府立即採取果斷措施,整治關停西湖景區會所。幾天之內,包括西湖會、抱青會館在內的20多家位於西湖景區公園內的會所關停。杭州市官方表示,在堅決關停的同時,繼續堅持不再審批西湖景區公園內的任何會所。
  根據官方的說法,這一還湖於民、還景於民、還園於民的舉措的背景是為了落實中央“八項規定”、制止奢靡之風等政策精神。紀檢監察部門將加強督查力度,確保私人會所在景區內沒有藏身之地。
  公開信息顯示,西湖風景區內餐飲企業大約600餘家,其中裝修豪華消費較高的高檔經營場所20多家。
  值得關註的是,在此次集中整治之前,江南會已閉門。上述西湖景區管委會陳姓人士透露,江南會一個月前就已主動關停調整。
  該人士稱,此次關停西湖會所“不是勒令關停,而是以溝通為主”,目的是讓這些高端經營場所經過調整後“面向大眾服務,增加公益性服務,保障公共資源利益最大化”。
  類似的行動大約四年前就展開過。上述陳姓負責人透露,當時就要求所有景區內的高端場所都要允許游客自由進入,並且必須“憑菜單點菜、明碼標價”。“記得在2009年~2010年時,我們專門處罰過一些會所,包括拆除周邊的圍牆。”
  他表示,雖然西湖景區管委會在與江南會這類高端場所簽訂協議時明確要求是“可入性”的,但在執行過程中會出現一些問題。
  在2009年的集中整頓後,大部分高端會所都已經基本實現了“憑菜單點菜並允許客人進入”。按照上述陳姓負責人的說法,此次關停這些合規經營的高端會所只是因為“高端消費受眾面相對小”,為了“保障公共資源能讓大家共享到”,有必要讓他們“調整業態,面向大眾服務”。
  服從管理,向大眾化靠攏
  小眾、高端的江南會還能保持“非誠勿擾”的神秘性嗎?答案是否定的。本報記者昨天晚上在三台山路的江南會會所看到,兩扇大門都緊閉,對面農家菜飯店的老闆透露,這裡已經關閉了一段時間了。
  江南會有小樓七座,依北斗星的序列排列。這裡儼然就是一個小型的私家莊園,電影《非誠勿擾》中有一處取景,葛優、舒淇和方中信一起在一個江南民居內品茶,這個場景就是在江南會。如今,這個場景已經很難再現了。
  本報記者瞭解到,杭州這些高端會所的運營模式大概分成兩種,一種是會員制,比如,入會門檻較高的是江南會,年費20萬元且通過嚴格審核才可以成為會員。發起成立這家會所的除了馬雲,還包括各大行業的浙商翹楚,比如網易CEO丁磊、盛大網絡董事長兼CEO陳天橋、綠城董事長宋衛平和復星集團董事長郭廣昌等。
  西湖畔會所的另一種運營模式為企業包場用以私密接待,並不以經營指標為目標;還有些會所則是純粹餐飲模式,開始面向高端餐飲,後來發現難以為繼,改做中低端,生意大都並不火爆。
  一家高端私人會所的負責人透露,“政府這塊消費少了之後,生意就冷清了許多。”生意冷清進一步增加了部分會所的生存壓力,除了動輒上百萬元的年租金,一些私人會所為了能招攬熟客的生意,在裝修上更是極其奢華,往往會投入上千萬去重新翻修,這些導致會所在短時間內很難收回成本。
  對於江南會存在會員制並且是浙商大佬聚集地的說法,上述西湖景區管委會陳姓負責人對本報記者表示,他對江南會的經營模式並不瞭解,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此次關停前江南會並沒有限制公眾進入的情況。
  但他稱,如果像江南會這樣的高端會所想繼續經營,就必須得把價格調整為“向大眾消費水平靠攏”,同時服務質量又要跟上。對於一些適合文化創意產業的經營場所,西湖景區管委會則會建議它們轉型為一些如文化展示類的公益性消費場所。
  作為景區內會所的管理方,在西湖景區管委會看來,如何既保證低價消費又確保服務質量,這是經營者要考慮的經營策略問題。西湖景區管委會提出,當初簽協議“允許經營的前提就是要服從管理;作為景區周邊的配套,必須要做好旅游服務”。
(原標題:西湖會所“退潮記”)
創作者介紹

私立采悅產後護理之家

ap05apexq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